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快乐老人

要忘掉年龄,忘掉疾病,忘掉一切烦恼,生话着并快乐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到七十,虽然生理年龄已老,但人的心理没有必要因岁月逝去而悲伤。人要活得精致,活得快乐,始终保持人老心不老,人生,是一本读不尽的书。慢慢读,慢慢学,活到老,学到老,积蓄人生的力量为新的目标而奋斗,生命之花才会常开不败,生命的存在才会有更新、更深刻的意义!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童年  

2013-06-01 10:48:09|  分类: 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苦难的童年

 

我的祖父是一个勤劳朴实的农民,原先生活还较富裕,民国初期,土匪猖獗,祖父不幸被绑架作为人质,被砍下两个手指送回家中索要赎金;家中只好卖掉养家糊口的田地,交齐赎金后,祖父才获释回家。从此,家庭衰败。那时父辈三兄弟和一个姑妈都年幼,只有祖父一人劳动,日子过得十分窘迫。到父辈成家分居时,家境更贫穷了。

1937年春,青黄不接的农历二月,我出生在这个贫穷家庭。母亲刘凤英因生活太差,缺少乳汁.我整天饿得啼哭不止。当时,大叔、三叔尚无子女;我家只有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姐姐。我是父辈唯一的男孩儿。因此,家庭虽贫穷,他们却也十分疼爱我。我那曾受刺激,性情变得暴躁的老祖父,只要见到我也变得和善了。父辈们都说我是老祖父的“消气宝”。

1940年我母亲又生了一个小弟弟,小名福全。这时全家五口人,祖父由叔父和我家轮流供养。我家人口多,生活更困难了。母亲常常背着我们向同院富裕家庭借粮给我们姐弟吃;父母亲却以无油无盐的蔬菜度日。我至今记忆犹新。

1943年,老祖父去世了。第二年春天,我那可爱的小弟弟福全因患流感无钱治疗,也早亡了。我们全家都十分悲痛。

1946年冬,母亲又生了一个小弟弟聪政,这时全家又是五口人了,生活更加贫困。父亲常常是满面愁容,爱发脾气,我和姐姐都惧怕他。三叔无子女,逢场天在妈妈场街道租赁店铺卖白酒,经济较富裕一些;虽已分居多年,但房屋相连,三叔母十分喜欢我,有什么好吃的给我一些,或者叫我去她家吃;我也常到她家去玩。

我六岁时就开始放牛割草、捞柴,干些小杂活,深受父母喜欢。父亲和三叔都读过几年私学,三叔的学识高一些,毛笔字写得很好。我七八岁时,看到同院的孩子上学读书,十分羡慕。父亲和三叔就在晚上教我识字和打算盘。我学习专心,记忆力也好,一学就会,全家人都十分高兴。

1946年冬,我9岁时,父亲才同意我去中梁村陈家庵小学读书。上学前,父辈教我认识了一些字,有一点基础。开始上学时读的幼稚班,第一课只有“呜、呜、呜”三个字,我一学就能认识;老师又教我第二课:“警报、警报!敌机飞来了”,我一学也能认识。老师很高兴。那时读一年级,每天到校后,各自到老师的办公室去,老师一个一个地给学生教识字,学得快的每天可以多学几课。就这样,几个星期我就学完了一册语文,期末考试我名列第一。我读完一年级开始读二年级时,学校三年级的三名同学中,有一名去学手艺离校了。当时任教的冯老师就叫我跳班——读三年级,我也能跟上。我们读书时没有教学大纲,除了语文、算术按教材进行外,其它课程由老师决定。我们那位冯老师,是本村的青年知识分子,他忠厚憨实、和善慈祥,从不打骂学生(那时老师都用3尺长的竹片打学生的手掌),我们十分尊敬他,他也对我们细心教导。在读三年级二期时,他还给我们教一些四五年级才学习的地理、历史等课程,使我们增长了不少新知识。我上学时,父亲用竹篾条给我编织了两块小竹篾笆,把书本、笔墨夹在中间,这就是我的书包。后来书本多了,就用竹篮装,被人讥笑为“发灶书”(当时卖历书、灶神)。我穿的是补丁重补丁的破烂衣裤,冬天打霜下雪都是打赤脚;脚上的冻疮溃烂后,伤口比小嘴大,至今我脚后跟的冻疮疤痕仍清晰可见。

1949年,国民党大抓壮丁,增加各种派款,我家更是负债累累,走投无路。我辍学了,在家干一些放牛、割草、捞柴等力所能及的小杂活。

当年冬天,来了救星共产党,把我们从苦海中拯救出来。1950年减租退押时,人民政府宣布:废除所借地主的各种债务。我们获得了政治、经济上的解放。我们欢呼,我们歌唱:“解放区的天,是明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……”。

因查田评产,为土改做准备,农会小组需要可信赖又有文化的人进行登记、统计、报表等工作。那时贫下中农识字的人很少,村农会知道我上过三年小学,又会打算盘,更主要的我是贫农成分,叫我去担任登记员。我那时才十三岁。当年冬天,我背着一把旧式算盘、提着毛笔、墨砚,和查田评产小组一道,踏遍了黄莺村二邻的每块田土。登记、报表用的是纸质低劣的生二元纸(现在的迷信纸),画表格没有铅笔,更没有圆珠笔和自来水笔。我们就用竹片做成木工师傅画线那样的墨扦来画表格,不仅质量差,速度也慢;为了按时完成任务,我们不分白天黑夜地工作;有时战通宵,也没有报酬;我毫无怨言。干部群众都说: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我还积极参加儿童团的各种宣传活动,深受农会干部的喜欢。分胜利果实时,村农会分给我一件墨青色中式长衣服。这是我有生以来穿的最好的一件新衣。

1951年冬,土改报表完成了。当年冬天,村里在高岩冲(现在的永丰村九队)兴修堰塘;我们打着赤脚,冒着霜寒,清稀泥,挖、挑土方;开展劳动竞赛,一点也不觉得冷和累。不幸的是:聪凤姐鼻下三角肌正中,长了一个小疖子(也叫疔疮)被感染了。那时,农村缺医少药,医治无效,永别了人间。

在实际工作中,我深感文化知识的重要和自己知识的不足。随着生活的好转,1952年上年,我又到中梁村小学,插班读四年级,还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少年先锋队。那时村小学,没有五年级,期末,到妈妈乡中心小学参加五年级入学考试,我考到第二名。秋季,就到妈妈乡中心小学读五年级,全校只有一个班,三十多名学生,师资力量较强。我懂得读书的重要性,学习很努力,年末考试,我是甲等头名,受到老师和同学的赞扬。我常告诫自己,一定要多学知识,争取做一个有用的人。
    1952年寒假期间,全国正在开展轰轰烈烈的“抗美援朝、保家卫国”运动,我们学校也开展了“向英雄黄继光学习”的热潮。我受英雄精神的鼓舞,为了保卫新生的人民共各国,我虽刚满十五岁,决心放下书本,于1953年正月初六,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,奔赴那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。

我的童年 - 快乐老人(1937年) - 快乐老人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1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